股票美国

丰裕美容网
您的当前位置:股票配资 > 正文

小说:科成风云首发

今天是正式上课的第一天,我迈着帅气的八字步走向教室,路上来来往往航院的妹子,穿着制服,好看到不行,当然走近看还是算了。从我身旁走过的时候一股浓郁的化妆品味随之飘来,我厌恶地捂住了鼻子,就像她们闻到我抽烟一样。

  来到了新教室,我以最快的速度环顾四周,一个女生都没有!这让我很是心塞,毕竟每只单身狗都是抱着脱单的想法来到大学里的。我平复了一下心情,坐在了最靠后的一个位置,然而我旁边坐着一个戴着墨镜的兄弟却一下将我的注意力吸引过去。

  看面相也就是和我差不多大的人,但是却身穿粗布衣粗布裤,脚上穿着老布鞋,墨镜也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左右的那种老先生才戴的样式。“这个土锤…”我心里默默嘲讽了一句。就在这一瞬间我觉得眼前一黑,耳旁传来沙哑的声音:“谁是土锤?谁是土锤?谁是土锤?……”这些声音就像是一记记重锤砸在我胸口,让我头晕目眩,我赶忙喊道:“我是土锤!我是土锤啊!”刚说完眼前便恢复了清明。周围的人像是看杀笔一样地看着我,然而我已经是满头大汗,转过头再看这布衣男,他只是看着我微微一笑,什么都没有说。这一下我老老实实坐在座位上,脑子里什么都不敢想了。

  很快教室里坐满了人,当最后一位同学坐在凳子上以后,教室前后门“啪啪”两声关住了,紧接着我身边的布衣兄弟站了起来,沙哑的声音回荡在教室。

  “同学们大家好,我是你们的导师,我叫九念……”

  教室里一片哗然,我也是万分震惊,这个穿着老土的年轻人真的是我们的导师吗?九念像是看出了我们心中所想,微微一笑,慢吞吞地走上了讲台,依旧用沙哑的声音说道:

  “不要怀疑,在座的一些同学可能已经和我有过接触了。”说完以后似乎瞥了我一眼,我立刻精神抖擞,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继续发言。

  “现在我正式介绍一下学校。科成并不是一所普通的大学,简而言之,这所大学招收的并不都是普通学生,在座的同学也都是经过本院在全国各地的人手逐一观察,最终才招进本班来的,我们班是全院三个异者班之一,每个异者都有自身的属性,说多了你们也不会懂,以后你们慢慢就知道了。”说罢九念拿出了一个类似鱼缸的东西,说是鱼缸,就是没有开口,里面却装满了水,不停地有气泡从里面冒出来。这尼玛不就是一个玻璃球吗!

  “我先介绍一下测试水晶的用法,只要把手放上去稍等就能出来结果了,这个水晶也会帮助你们觉醒自己的属性。我是暗系幻术者,因为已经觉醒过了,所以水晶只能测试出我的属性。”说罢九念将手心整个贴在玻璃球上,原本透明的玻璃球颜色慢慢变深,最后变成纯黑色。“嗯就是这个样子,接下来从第一排第一个开始,来我这里测试你们的属性……”

  第一个上去的是一个飞机头的胖子,他把手放在玻璃球上,玻璃球很快变成了蓝色,然而胖子却突然满身大汗,像是被抽干了全身的力量一样,又过了半根烟的时间,九念点了点头:“水属性觉醒成功,你先回去坐下休息吧,下一个……雷属性觉醒成功……下一个……冰属性觉醒成功……”

  就这样折腾了好久,终于轮到坐在最后我了,我小心翼翼地走上讲台,深怕周围再次陷入一片漆黑。

  ……

  于此同时,东B403里,刘铲和他的手下们看着监控里一个小心翼翼的身影,刘铲身边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说道:“刘主任,你确定要把从良放在九念的班上?时空属性不应该要重点培养吗?”刘铲一本正经地说:“年轻人嘛,总是需要磨练才能成长。”说完以后点了一根玉溪烟,烟雾缭绕,隐约能看到刘铲嘴边那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。

  ……

  我站在讲台上看着九念,心里却有些害怕,怕他再给我来一套“天黑请闭眼”。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,我把手放在了玻璃球上,然而同学们意料中的颜色变幻并没有出现在我身上,我知道自己是时空属性,所以也没有奇怪什么,只是好奇时空属性是什么颜色。当我要把手拿开的时候,那个玻璃球却传来了细微的咔嚓声,声音很小但是确确实实发出了,紧接着玻璃球碎成渣,掉了一桌子。全班同学都愣住了,静静看着我和九念。而九念也是一愣,继而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,说道:“啧啧,竟然是时空属性,还是完全觉醒的,我知道了,你先下去休息吧。”待我坐下后,九念却看着我喃喃道:“很久没有见到时空属性了啊……”说罢摇了摇头,像是想忘掉什么一样,再一挥手,那些碎掉的渣渣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“今天第一课就上到这里,大家的属性也都觉醒了,这几天好好休息吃好喝好,过几天就是军训了,希望大家认真对待吧,毕竟我们是异者班。解散!”话音刚落,讲台上却再见不到九念的身影,我摇了摇头,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依旧心有余悸。

  “这个九念导师是有多厉害,我心里想的什么他都能知道!郁闷了,看来以后不能在背后说他坏话了。”我心里越想越心塞,回到寝室后把被子往头上一蒙,就睡过去了。

  ……

  东B403

  “刘铲啊刘铲,你为什么要把从良放在我班上?你不知道我……”

  沙哑的声音并没有继续下去,刘铲看着眼前的布衣男子,抽了一口玉溪,然后缓缓说道:

  “因为这里没有人能再教他了,还记得几百年前我们在时空幻境,面对着……”

  “好了不要说了,我会用心教他的。”沙哑的声音打断了刘铲的回忆。“那就这样吧,再见。”话音未落,403只剩刘铲一人。刘铲呆呆地望着门口,眼角竟然有泪水流下……


更多精彩:
http://www.softyun.net/soft/6611.htm

丰裕美容网